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倦了的心

2018-09-15 11:58:23

愁情的月分享着她的思念,随着月光,一次次的给赏月的人心中一份甜蜜,只是偶尔也会淘气……

“你说你,就不能不打他啊,”单依的母亲张芬对着单依的父亲单云幽怨的说着,“自己的儿子,你也怪下得了手的!哼~”张芬负气的转过身去,独留着单云一个人躺着,慢慢爬起身来,坐着从床边桌上拿出只烟,眼神中充斥着无奈点燃了手中的烟,烟轻轻的从他口中吐出,“那小子,若不是现在我还有把力,还打不过他呢,别看他瘦,有力着呢!亲亲老婆,我也是受伤者,你怎么不抚慰抚慰你老公我,没看到我眼圈的淤青吗?那小子没分寸,下手真重。”说着他还用左手摸了摸那处被单依打的地方,触摸到了淤青,嘴角微微抽动了下。

“我不管,你看看,这是你第几次打他了,就算他再怎么样!他也没违法违纪,你看看他,一天天消瘦下去。”说着,张芬背对着床上的单云隐隐有抽泣的声音。

单云听出了自己老婆声音中夹杂的哭诉,将手中的烟灭熄在了白玉烟灰缸中,转动着身躯,头伸到了张芬的耳旁,轻轻说道:“芬,你也知道,今晚本来我是很认真的去找他谈话的,可是这小子就是不说话,哎……。”说到这单云又坐起了来,“他变得沉默寡言,自从你前次说了声,我就发现了,一直注意着,可是他却不告诉我们,我们都是过来人,他肯定遇到什么感情的事情,多大的爱情,我们又不反对,但是这小子就这样颓废不前,我看着他那衰样,我生气啊,只不过过去拉着他的手回家,结果这小子就是不回,甩开了他亲亲父亲的手,我一鬼火就和他打起来了。”说着单云鼻息间的烟味不小心喷到了张芬那边。

张芬转身做起来扇了扇身前烟味,皱着眉说道:“你说的容易,我们俩走到一起很容易啊,我们……”

单云听到老婆又要回忆从前,赶忙说声:“我去看看我宝贝儿子睡了没?这小子老大不小的人了,居然还有蹬被子的习惯。”说完站起身来穿了件外衣便走出了他们的卧室,想当年有个晚上,那时单依已经四岁,张芬在床上深情的拉着他的手回忆着他们的曾经,结果单云第二天上班直接哈欠连天,下午回到家中,老婆似乎还没说完……惹得他那个星期眼圈直接多了一层黑眼圈,无神的双眼做工作一周,在体力和精神力的作用下,他人整个瘦了一圈,他们的曾经才回忆完一部分……

……

单依在自己房屋内身单影只的看着天上阙月,眼神忧郁,他又在想她了,月色饶人心,愁云起倦愁。

忽然单依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像自己房间步来,他赶忙几步踏到床上,屋内安静了,被褥因为慌忙,没有将自己身体掩全,屋外的寒风暗自透过窗子随着月色射入单依屋内,闭上眼的单依,鼻息稳定的装着睡。

“吱!”的一声,单云轻声走进了单依的屋内,看着儿子窗户未关,那野风吹起了那未拉全的窗帘,再看看单依袒胸安睡着,那浅浅的鼻息声,随风舞动的秀发在月色中舞动着,单云不禁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才会自己照顾好自己,轻声走到窗前,缓慢的将窗子关小了些,那细小的风声没有像先前那般喧嚣。

单云再慢慢的将窗帘拉了起来,将那白月光隔绝在外,那月太忧郁,他不想影响它影响自己儿子休息,不管他睡了还是装睡,轻声走到单依床前,温柔的将单依遮盖的被褥给盖全了,凑近些拉被子时,看着儿子嘴角的淤青,眼中眸子中隐藏的歉意心疼此刻在暗夜的遮盖下显示了出来,躬着的身形不自觉的定了定,本想用手去摸摸看那嘴角的淤青,可是怕将单依弄醒了,只得再听着屋内单依缓缓的鼻息声中,漫步走出了单依的屋子。

感受着上身蓄积的温暖,单依借着屋内黑幕眼睁睁看着父亲走出自己的屋内,心中暖洋洋的,这不知是父亲第多少次来照顾自己,转头望着被窗帘遮盖的月亮,单依心中也是徘徊:自己是否也给自己的记忆拉上层窗帘……

可是他暗自的摇了摇头,静静的闭起了眼,安详的进入梦中,也许她在……

……

“咚咚……”单依的母亲张芬轻声敲着门,“依儿,起床了。”声音很轻,可是却打破了屋内的静,单依迟缓的睁开了他的双眼,眼中倦意依旧,掀起被褥一角,穿起自己的衣裤,细心的叠了叠自己床上的被子,摆放整齐后,对着屋内的镜子照了照,消瘦的脸庞,病态疲惫的眼神,用梳子梳了梳杂乱的黑色秀发,理了理自己衣服的领口,便轻声走出自己屋内,看了看正在准备早餐的母亲,忧郁的眼中多了些温柔,又径自走入厕所进行了每天的第一次入厕……

入厕完毕,经一系列洗漱过后,单依便走到客厅桌前坐着,在吃着眼前可口的面条前,对着母亲阳光的笑了笑,眼里充满了温柔,又看了看自己对面的父亲,笑了笑。

“单依,我和你母亲想过了,你这一久来状态实在不好,我们打算送你回你外婆那里休养下,你外婆也想你,所以打算让你休学一段时间,等高考完了,休养好了,好好的重读你的高三。”张芬看着自己宝贝儿子温柔的说道。

“嗯。”咀嚼着早餐的单依低着头应声答道,声音很淡,似乎他不在意,但是依旧吃着的他不自觉的心颤了。

“今天你爸会和你一起去学校咨询休学的事宜。”

“知道了。”单依吃完了早餐,说完话,擦了擦嘴,漫步走到自己的屋内,他要去取朱玉倩给他的笔记本,每天羽倩都会将笔记交给单依,让他去记,可是单依从未打开过。

……

“羽倩,等下。”单云的父亲带着单依刚出门,便刚巧碰到朱玉倩出门,两家的门不知不觉中关门的咚鸣声统一了。

“单叔叔,有事吗?”看了看单依一眼,朱玉倩疑惑的问道。

“哦,单依,我们打算让他休学一年,也就是留级,让他去乡下的外婆家散散心。”单云看着眼前书卷气味浓郁的朱羽倩,再看看自己身前的忧郁儿子,又补了声叹息。

“谢谢。”单依走向朱玉倩,将手中的各科目笔记本温柔的递给了朱玉倩,而后径自先走了,步伐间那脚步声重了些。

“叔叔,单依……。”朱玉倩本想劝单叔叔不要放弃,可是话还没说完,单云便指了指单依的背影,“他现在的状态,高考还不如不考!”

“走吧,跟上这小子,不然过会儿又不知他又跑到哪去溜达去了。”

“嗯。”朱玉倩轻声答道,走路时脸低了下去,看着脚下被风扶起行走的落叶,心情糟透了,但是依旧跟着他们走向了自己的学校,路上不时的看着身前的单依那单薄的背影,嘴角微动,似乎想对他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热偶真空计
过滤挤出机图片
三鼎银蝶苑效果图-绍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