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止玄记 第三十九章 遭难

发布时间:2020-01-17 21:01:51 编辑:笔名

止玄记 第三十九章 遭难

阁内的书案前,王连清将手中自己抄订好的《络经》仔细打量,来回的翻转后,然后满意的放下。

看着在擦拭座椅的阿秀,很开心点了点头。

“阿秀,你别弄了,我有事要你去办。”王连清说道。

“嗯,来了,少爷。”阿秀将手中麻布放下,洗了洗手,朝王连清走来。

看着近前的阿秀,王连清问:“我们的钱还剩多少?”

阿秀说:“之前少爷给的和后来管事给的月钱,现在咱们还剩下八十三两银钱。”

“哦,你取来二十两,找个钱袋装好。”王连清说道。

“好,这就去。”阿秀下楼。

约盏茶功夫,阿秀将一袋钱拿来,王连清将那本手抄的《络经》交于她并说:“你将这钱与书拿去,交于苏远公子,一定要藏好,让他看完书记得将书烧掉。到了他院子,进去帮我看看他生母,注意莫让人发现了”。

阿秀听闻,点点头,他之前王连清说过苏远的住处,知道在哪,下楼的时候王连清吩咐道:“早去早回。”

阿秀转身看着王连清笑了笑,“是,少爷。”

出了院门,阿秀向着望苑边的方向走,走到苏远院子的门前四处打量,没发现什么人,走了进去,到内院时,大门时紧闭的,阿秀敲了敲门。

里面听到脚步声,正在院门的方向前来。

就在阿秀走进苏远院子的时候,没注意到院门往西苑的廊子拐角的柱子后面,有个仆从打扮的侍从看到她所有的一举一动,在阿秀进院子的一瞬间,那人也快速的离开走进西苑。

院门打开,里面苏远瞧见是王连清的侍婢阿秀,眉开眼笑的说道:“哦,原来是阿秀姑娘,请进。”

阿秀点点头,进了内院,对着苏远说:“我家少爷不便前来,我特代他前来送苏远公子约定之物,顺便见见婶婶。”

苏远道:“有心了,请随我来。”

阿秀和苏远道了内堂,阿秀将《络经》和一袋银钱交于苏远,苏远见到书很高兴,见到这袋银钱却拒绝收下,阿秀哄骗说如若他不收下,阿秀回去会被责罚,苏远才感激涕零的收下。

之后阿秀要去见见苏远母亲,苏远领她走向后院。

西苑的后院厢房内,之前在苏远院子边上的走廊柱子后得仆从对着趟在竹榻上苏励说道:“少爷,我刚才清清楚楚的看到王连清那名贴身侍婢走进了苏远的院子,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不知是私会偷人还是什么。”

苏励听闻:“什么,所言当真?”

那仆从道:“千真万确。”

苏励面露狰狞之色,对着四名仆从说道:“和春,你们赶紧去他的院子外面候着,见着那丫鬟什么时候出来,将她虏来此,记得切莫声张引起他人注意。”

为首的和春道:“是,少爷。”几人恭敬的走出房门,往苏励院子方向走去。

“王连清你这个杂孙,这次我不扒下你的皮也要扒下你一层毛来。”苏励狞笑道。

阿秀拜会过苏远母亲,就告辞回去,苏远将他一路送出内院,免得招惹非议,没将她送出院外。

阿秀从内院出来正准备出了苏远院子的时候,拐角上冲出几名苏励的侍从,面色不善的堵住阿秀的去路。

阿秀见着四人,面色一惊。

为首的和春说道:“哟,这不是新来少爷的贴身婢女吗,长得很水灵嘛,怎么到这来了?莫不是私会偷人来了?”

阿秀认得这几人,正是苏励的侍从,以前就听院中姐妹说过,这几人就是苏励的狗腿子,专门助纣为虐。

阿秀听他这般说,气得面色通红,怒道:“你嘴巴放干净些,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私会偷人了。”

“哟,还不承认啊?跟我们走一趟吧,不然一会有你受的。”和春阴笑道。

阿秀愤怒地看着几人道:“我是东苑的侍婢,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管了,想让我跟着你们走,没门!”

和春笑道:“那可由不得你!”

对着三人摆了摆手,那三人上前来将阿秀架住,阿秀大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呜呜呜”

话没说完,就被一团布堵住嘴巴,说不出话来,阿秀拼命的挣扎,可无奈还是抵不过几个比她高大的男侍,将阿秀捆住,和春将她扛了起来,快速向西苑走。

苏远听闻院门口有声音,有听闻是阿秀刚才的叫声,赶紧出来看,只见阿秀被那几个人扛走,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他焦急的跺跺脚,忽然想到只有王连清能救阿秀,立马苑青思阁跑去,希望一切不会太晚。

“少爷,人已经带来,什么人都没有发现我们。”和春将阿秀放在地方,对着躺在榻上的苏励躬首行礼。

苏励看着几人和地上的阿秀阴笑道:“好,很好。”

“将她解开。”苏励看着在地上挣扎的阿秀对和春说。

“是,少爷。”和春将阿秀解开,阿秀起身愤恨的看着一行人。

“你就是王连清那个杂孙的贴身丫鬟?”苏励阴狠的看着阿秀问道。

阿秀看着苏励的模样,听到他骂王连清的话,愤怒的看着盯着他,但也不回答他的话。

“和春,让她懂懂规矩。”苏励沉声对着和春说道。

和春从边上拿起一个跟棍子,朝着阿秀的右腿就砸了过去,阿秀疼痛的跪倒在地,抱着右腿疼痛叫出声来,眼泪不禁的流出来。

苏励玩味的说道:“说,你去苏远的院子干什么?”

阿秀抱疼痛的右腿,一言不发,理都不理苏励一下。

“还是这么倔吗,和春。”苏励又说道。

和春又是一棍砸来,打阿秀的右臂上,阿秀“啊”一声大声尖叫,感觉右手手臂像是断了一样。

苏励一瘸一拐的下榻来,走向地上被打疼痛的阿秀,一边走边说道:“你真是为了那个贱种命都不要了吗?”

阿秀哭泣的眼神,看都不看苏励一眼,苏励阴笑连连的朝她走来,嘴里说道:“这么有骨气吗?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苏励走到阿秀前边,用手猛的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后仰,将头抬起来面对苏励自己。

苏励看着面露痛苦,眼带泪水的阿秀阴笑道:“哦,原来长大得这么好看呀,以前怎么没发现呢,真是可惜了,不过一会过后就香消玉殒了。”

阿秀忍者剧痛看着面前这张憎恶的脸,感觉很恶心。没想到心情很好的出来帮自家公子送东西与苏远会遭此大难,心中很是难过。

苏远看着阿秀泪眼中闪烁的憎恶,一把将她的头往地上一撞,又将她的头抓起来,阿秀的额头立马破了个洞流出血了,沿着脸颊留下来。

苏励见到流血的阿秀没了心思,放开阿秀,走到边上像看待一只蝼蚁一样看着她,阿秀忍者疼痛有些迷糊死死的盯着他。

苏励心中怒火横生,对着和顺说道:“给我掌嘴,让她嘴硬。”

和顺放下手中的棍棒,走到阿秀面前抓着她的头法,阿秀挣扎,无奈连受重击,逃脱不得,和顺扶住阿秀的头,朝着她的右脸用力扇去,不留余力,瞬间,阿秀的脸就被扇肿起来,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被抽了十几下,阿秀嘴里先流出血,鼻子也流出血来,额头的血也顺着左脸流下,面部鲜血淋漓,阿秀晕倒过去。

苏励看到疼痛晕过去的阿秀,对着另外的一人说道:“去拿一桶冷水来,将她泼醒。”

那人拿来冷水,将阿秀泼醒,阿秀看着几人的骂道:“畜生。”

苏励听言,不怒反笑,对着和顺几人说道道:“你们四人给我听好了,今日之事是你四人无意之中看到这名淫荡贱婢去和苏远那通奸,正好被你等发现,结果她想逃,被你们毒打一顿,你们四人听清楚没?”

和顺等四人听苏励这般说,立马应道:“是,少爷。”

苏励说完玩味的看着地上的阿秀,然后说道:“苏家这么大,多一个奴婢和少一个奴婢都成不了什么大事,要怪就怪你命不好还偏偏这么倔,真是可惜啊。”

阿秀听得此言,心中愤怒似火,真恨不得杀了眼前的苏励。

眼见此景,阿秀已经痛的不能动弹,看来今日真是要死,心生绝望。心想这辈子再也不能照顾自家少爷了,悲从心生,眼泪不禁又流出来。

少爷,你在哪呢?

知不知道阿秀要死了~

……

天津市泰达医院预约挂号
肥东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南昌牛皮癣怎么治
玉林治疗牛皮癣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