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我是谁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13:04 编辑:笔名

正是一天里城市中热闹的时候,夜空却黑漆漆的乌黑一片,似乎还没有决定到底要不要下雨,而市民们自然不会因为天气的态度而影响他们的夜生活,更何况雨还没有下下来呢。  小海喝得醉醺醺的,摇摇晃晃地出现在“江边大排档”的门口,刚争着买单的小刘和小李赶紧跟跟着出来一边一个扶着他。  小海挥开右边的小刘:“我没事,你们……先回去吧,我没事。”  小刘和小李相互看了一眼,小刘迟疑地说:“海经理,你确定你没事吗?”  小海挥着手:“当然,我这就打车回去,那里不就是出租车候车点吗?你们看,我没醉吧?”  小刘又和小李交换了一个眼神:“好吧,那我们先回去了,海经理,一路小心!”  小海冲着他们的背景挥着手:“我没事,再见!”  等小刘和小李走远了,小海才踉跄着走向出租车候车点。漆黑的夜空显得更加沉闷了,不时地从远处传来打雷的声音,小海扶着候车亭,抬头看了看天色,靠在侯车亭里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小海的电话响了起来,小海拿起电话一看,是家里的号码:“喂,老婆,没事,我刚吃完饭,呃,江边大排档,正在等车呢,一会儿就到家了。等会儿快到家的时候,你来马路边接我吧,看样子要下大雨了,嗯,就这样,先挂了啊。”挂上电话,小海继续靠在侯车亭里等车,又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小海一个机灵睁大了眼睛醒过来,一个闷雷在候车亭附近炸响,马路对面的一颗小树被雷电点着了,哔剥哔剥地烧了起来,很快,又被紧接而下的大雨淋灭了。小海张大着嘴巴,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奇景,手上拿的手机全被雨水淋湿了都毫无感觉。  在这比较偏僻的路段,并没有太多人看到这一奇景,路过的车子都是一路呼啸而过。小海在侯车亭里等了很久,看到的出租车上都亮着“载客”灯,他靠在侯车亭里渐渐地又闭上了眼睛。  当小海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是被头疼和嘴巴干涩痛醒、渴醒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后,入眼看去全都是白晃晃的雪白色,想抬起手而不能,轻轻转过头,看到手腕上插着的输液管,才明白过来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病房门打开,一个带着大口罩的护士推着送药车走了进来,小海和同一病房的隔壁床同时转头望向护士。  护士看着手中的医嘱:“海井龙,酒醒了吗?该吃药了!”翻到下一张医嘱,看了一眼后又急急地翻到张医嘱,左手放开正在推着的送药车,一手拿着一张医嘱,对照着读到:“20号病床海井龙,这是你的药,如果你觉得酒已经醒了的话,今天就可以办理出院了;21号病床海井龙,这是你的药,如果你觉得酒已经醒了的话,今天你就可以办理出院了。”接着护士又小声地自言自语,“奇怪,这两人名字年龄一模一样,这名字不常见啊,而且怎么连喝酒都一样呢?接诊处的人也真是,这两个同名人怎么能放在同一间病房呢?幸好医嘱、用药都是一样的。”  当护士叫21号病床海井龙的时候,小海就惊讶地瞪着他的的隔壁床病友看了,只见那病友也正在瞪着他,护士放下药又推着车出去的时候,小海一骨碌爬下床,查看隔壁床的床头卡,只见上面写着“姓名:海井龙,年龄:45,病因:醉酒。”放回病友的床头卡,小海又赶紧去看自己的床头卡,只见隔壁床的病友也正在放回自己的床头卡,一脸惊讶、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相信自己脸上的表情肯定也是一样的。  小海走回自己的床边,没去拿床头卡,只远远地看了一眼,没错,那上面写的也是自己的名字“海井龙”,说明并不是医院弄错了。  小海又转头望向隔壁床的病友,只见他也正满脸疑惑地看着自己。还是小海先开了口:“你也叫海井龙?”  “嗯,你也是?”  “是的,”小海回答,接着又问,“你今年45岁?”  “是啊,你也是?”  “不错!巧了,真是巧了,同名人,想不到这个世界竟然会这么小!”  “是啊,真的是太巧了,同名人!”两个海井龙的手握在了一起。(为了行文方便,在下文把这个在医院新出场的海井龙称为C海井龙即C小海,而将原来的海井龙仍称为海井龙。)  海井龙办好出院手续站在医院门口看着还在大厅里办理出院手续的C海井龙,心中有一点点的疑惑,但更多的是惊讶和好奇。  看着带着一点疑惑、一点惊讶和一丝好奇走过来的C海井龙,小海伸出右手握住了对方的右手:“你好,同名人,我们得说再见了。”  “嗯,再见!”  “嗯,有缘再见了,同名人。”  C小海说完先出门朝右手边的公交站走去,小海紧跟着下意识地往反方向的左手边走去,走了一段路以后才突然想起,他的家也是在右手方向啊,于是赶紧转向右手边朝C小海追去。  走到公交站台,看到C小海正在看看站牌,小海拍了拍C小海的肩膀:“你好啊,同名人,我们又见面了,才想起来,我也是往这个方向坐车的。”  C小海抬起头看到小海惊喜地说:“啊?真是巧啊,我要坐209路,你是坐哪一路车?”  小海惊讶地说:“不会吧?我也是,你在哪一站下车呢?”  C小海兴奋地说:“八台岭站,你呢?”  小海不无惊讶地开始警惕起来:“不会吧,我也是啊?你住在哪里?在那附近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C小海继续带着兴奋的表情说:“芳怡阁花园小区啊,你呢?”  小海警惕神经的某根弦立刻开始紧绷,他冷冷地回答:“我也是。”然后就不再答理C小海,转头朝车来的方向看了看,但是很快又忍不住瞧了C小海一眼,只见他正兴奋地看着四周,不时地朝车来的方向探看。小海觉得特别奇怪,这个家伙不会是假冒自己的吧?可是要假冒自己他却长得一点也不像啊,再说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值得任何人来假冒自己啊。  坐上209车在八台岭站下车后,小海故意落后了几步,让C小海走在自己的前面,他跟在兴奋地东张西望地走在一个似乎期待已久、从未到过却又很熟悉的地方的C小海身后。  当小海跟在熟门熟路的C小海身后一路从公交站来到芳怡阁花园小区E座302室门口看到C小海满身找钥匙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冲上前一把抓住C小海的衣领:“这是我的家,你到这里来想干什么?你到底是谁?”  C小海一脸惊愕地看着小海,似乎刚刚才发现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他:“我是住在这里的海井龙,我回家啊。”  小海大怒:“放你妈的屁!我才是住在这里的海井龙,这是我的家!你到底是谁?”  C小海一愣:“放你妈的屁?这是什么意思?我是海井龙,我早就告诉过你啊。”  小海怒不可揭:“放你妈的屁就是放你他妈的狗屁,你不是海井龙,我才是!”  C小海一脸不解地看着小海,正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大门打开,海井龙的妻子小湖从里面探出头来,看到小海和另一个陌生人扭在一起,转身走出来惊讶地看着俩人:“老公,你干嘛呢?为什么这样扭着人家?”  小海一看到小湖出来,赶紧叫她:“老婆,快报警,这个家伙他想冒充我!”  同时,C小海也冲着小湖叫着:“老婆,快报警,这个人硬说我不是这个家的主人小海,他才是!”  小海立即大声地:“我才是这个家的小海,你不是!”  小湖同时也拉着小海说:“他才是我的老公小海,你不是!”  小海随即放开C小海推着小湖进屋:“老婆,我们进屋再说,别管他,这人是个神精病!”并反手“呯”地一声关上了大门,C小海在门外叫着:“等等,老婆,等等我!”  小海推着小湖进了屋,随即就放开了她,自己重重地坐在沙发上生着气。可是当他逐渐冷静下来的时候,心里面开始觉得奇怪了:看样子,外面的那家伙真的以为他就是海井龙,而自己才是冒充海井龙的人呢,这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说他是神精病也不像啊。  小湖倒了一杯水给小海,问:“老公,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海也正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坚持说他就是我,说他是神精病吧,看他的样子又不像。说他想冒充我吧,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冒充我能得到什么呢?”  小湖也觉得奇怪:“是啊,这人到底想干嘛呢?”  小海回想着:“奇怪,这人似乎是从医院里突然冒出来的。”  小湖拿出电话:“老公,别想了,直接报警了。”  小海按住小湖:“别急,我们还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他又没做什么坏事,怎么报警?而且,他也不像坏人啊。”  小湖还想再说:“可是…”  小海抬头一看对面墙上的挂钟,突然叫了起来:“啊呀,女儿小洋马上就要到家了,她不会把门口那家伙带进来吧?”  话音未落,小洋提着书包走进客厅,后面果然跟着C小海,小洋一边放书包,一边还问:“爸爸,这位叔叔是你们的朋友吗?怎么不让人家进门啊?”  小海一见小洋身后的C小海,立即激动地站了起来:“谁让你进来了?这是我的家,谁叫你进来的?出去!你给我出去!”  C小海一脸愕然地看着其他三个人,小洋惊讶地看着愤怒的小海问:“这是怎么啦?”  小湖拉着小海示意他不要激动,对小洋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硬说他也是你爸爸!”  小洋一听就兴奋了:“哦,我多了一个爸爸?”  小湖立即生气了:“瞎说,这也能多的?”  C小海急急地说:“小洋,我是你爸爸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小海推开小湖上前将C小海往外推去:“我才是她爸爸!你滚,你给我滚出去!”  八岁的小河手里拿着一本漫画书从房间里走出:“你们吵什么啊,我在看书呢。”  C小海摊着手:“好了,现在‘河海湖洋’都到齐了,大家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海井龙?”  小洋惊问:“你是怎么知道‘河海湖洋’的?”  小海几乎是在怒吼:“出去!不管你知道什么,你都不是真正的我,我才是!你出去!”  “啪”地一声,小河手里的漫画书掉在了地上并大哭了起来,小湖赶紧过去搂着他并开始埋怨小海。  小洋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相册:“不要争了,这是我们家的相册,你们两个自己一看就知道谁是我爸爸了。”  小海有点迟疑,似乎害怕那上面的照片真的不是自己,犹豫了一会儿才从小洋手上抢过相册,迅速看了一眼,松了一口气,递给C小海:“你看,你看,你自己看看,我才是海井龙!”  C小海疑惑地接过相册,看了一眼立即惊叫:“不对,你们什么时候把照片换了?这明明都是我的照片!”  小湖叹了一声:“算了,你也别争了,你说你是这个家的海井龙,可是我们家没一个人认识你。”  小海的语气不再那么激动:“出去,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请你出去!”  小湖有点不满:“这么晚了,你叫他上哪去?家里不是有客房吗?今晚就让他住在客房,明天再说吧。”  小海坚决地说:“不行,这人说疯不疯,说傻不傻,绝不能让他住在家里!”一边推着C小海,“出去,你身上不是带了钱吗?请你出去!”  C小海一脸茫然:“我就是海井龙!如果不是海井龙,那我又是谁呢?”  小海将C小海推到门外:“你不是海井龙,我才是,至于你是谁你自己问警察去吧!”  将C小海关在门外,小海站在门后还能听到C小海在不停地喃喃自语:“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走进客厅,小河在小洋和小湖的安慰下已经不再哭了,小海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个神精病送走了!”  小洋却大为不然:“可是爸爸,你知道吗?除了长相,今天的那位叔叔比你更像我爸爸呢。”说着拉着小河的手走进了房间,小海若有所思地看着关上的房门发愣。  第二天一大早,时间刚过八点钟,C小海就急急地在敲302室的门了,小海打开门,看到C小海,立即就拉下了脸:“怎么又是你?”  C小海兴奋地说:“我想起来了,公司,公司也有我的照片,还有我所有的指纹记录,我们可以去公司看照片、验指纹!”  小海不耐烦地说:“就算指纹表明你也是海井龙又有什么用呢?你——”正要发火的小海突然想到小洋拉着小河走进房间的情景,“好吧,你等等,我陪你去公司验指纹。可是,你还不明白吗?就算指纹表明你也是海井龙也没用,那只能增加你的困扰而没有任何帮助,你现在需要知道的是,除了可能是我以外,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是海井龙啊,除了海井龙,我还能是谁?”C小海小声地嘀咕着。  从家里出发,小海跟着C小海身后一路来到公司,到了办公室,C小海就像小海往常一样和同事打着招呼,可是大家却都惊讶地看着他和他身后的小海,当他来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小海一把拉住了他:“我们不是来看照片、验指纹的吗,进我办公室干嘛?”  C小海一愣:“呃…”  小海一指坐在经理办公室门口近的小刘:“他的电脑上就有我的照片,省得你等会儿看到我电脑上的照片又说是我换过了的。”转身对着小刘,“小刘,把上次我们去苏州的照片打开,让他看看我的照片。” 共 81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常用到的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http://kmdx.qm120.com/lj612/
颞叶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

上一篇:云的衣裳

下一篇:不公开的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