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他果然进来了

2018-09-14 17:35:43

他果然进来了

    □ 崖方文    无意间在《广西日报》花山副刊上见到了他的名字。    文章不及千字,文笔朴实,如同他的衣着,题旨凝重,又如他的气魄。我替他欣慰。小荷初露尖尖角,他终于顶破板结的地表,把浅浅的绿意汇入了属于他也属于我的文学园地。    头年春颜初灿,乍暖还寒的一天,我正伏案笔耕,忽有笃笃声撞乱情绪。说声请进,门徐徐展开,便见浓眉大眼的一青年恭立门外,朴素整洁的衣着以及挎着黄色大书包交待了他的学生身份。见他浅笑躬身十足的畏怯自卑,我便断定他方才敲门是鼓了十分的勇气。    忆想当年,自己还是大学一年级学生时,看了中国女排夺冠的电视转播,激情奔涌难以自持,腾龙飞凤涂写了三十多行诗歌,搁笔捧读似见纸上华光弥漫,硕果灼灼。我急切地折齐稿纸,认真装进衣袋,扶云柱雾的颠到了《广西文学》编辑部。哪知上了编辑楼,小腿肚抽筋,一腔火烫的激情全成了怯懦和疑虑,心想自己平头秃脑无名小辈,纵然捧了玛瑙也难免被判为卵石,准定是提了竹篮来打水。此想法甚是厉害,压得我在楼道徘徊竟拿不出勇气去叩门。游移再三,终于禁不住在报刊上出名的欲望撩拨,心儿颤颤地屈指触响了门板……    我吐出响亮的“请”字,青年大学生款挪细步移进办公室,似怕步重了惊动我的心脏。见巍峨于案头窗台的书山稿崖,他眼里怯风回旋。躬身案边执意不肯落坐。我于心大不忍,小小编辑,红墨水瓶里蘸饭吃,没敢想过要给人耍面子,但不知这青年大学生怯我为何?畏我为何?    其实,当年自己还是学生时何尝不是如此。那次走进《广西文学》编辑部,腿脚沉重,生怕毛手毛脚举止失当引起编辑的反感。躬身编辑案角,悉听教诲的模样,自觉扮演得不伦不类。盼望编辑看了稿子拍案叫绝,害怕编辑说出个“不”字,好在那位编辑温良和蔼、熟知就里,先说长,后揭短,七言八语说得头头是道。欲望无着,冲动旋即崩溃,自愧情长才短,落得如此下场。出了编辑楼,倒觉一身轻松。细想因果,稿子虽留没用,欲望却已抛尽。这才明作文做诗先要清心寡欲。没有真货,见了买主岂不害怕。    我接过青年大学生双手微颤递上的稿子,再三催请他才落坐。我仔细捧阅,一遍、两遍、三遍,生怕珍珠失之才疏。小诗一首,二十余行,文字巧安排,情绪大流露,惟独缺了空灵悠远之浩气和凝重深邃之骨。抬头看那青年大学生,企盼和希望在两眸中交混,半脸光华半脸苦涩。我自知此刻语重千斤,巧则如春雨滋润,新苗由此成禾成材成栋梁;拙则如刀砍斧伐,小生命风逝夭灭。于是便俗语周旋,俚语深入,说我大学生时代的同样经历,由业余爱好坐上副刊编辑木椅,喝了多年的甜酸苦辣。见他真魂回窍,有了文学自身的朴拙憨实,这才触及他的作品。    他收稿欣然而去。出门时,我意犹未尽,匠声匠气叮咛再三:文学是极富魅力的世界,它属于我也属于你,请你大胆走进来。    

东莞波丽水
德业漓水雅苑效果图-桂林
寿司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