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雀巢小说新兵乐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9:54:08 编辑:笔名

金色的胡杨在弱水河畔尽情张扬着她绚丽的英姿,远远地望去,胡扬仿佛是在燃烧,金色的火焰在秋风里绽放如花,弱水河好似一条亮丽的飘带,在如花的火焰里蜿蜒缠绕。  长长的一列军用大卡车从弱水河畔出发,在茫茫的戈壁滩上行驶,广袤无垠的戈壁滩上到处可见痕迹如蜘蛛网般的车辙。放眼望去,路面平坦宽阔,但在汽车的前方,总有那一个个沙包、一丛丛骆驼刺横挡在路前,司机得熟练地绕开它;还有那看似平坦的软沙路面,如不小心驾驶,就有可能陷进软沙坑里。  新兵乐乐是头一次单独驾驶汽车跟随车队跑长途,他小心地驾驶着汽车,一边保持着车距,一边死盯着路面,不敢有半点的懈怠和马虎。  车队在广漠的戈壁滩上蠕蠕的爬行。  两天后,车队满载着糖渣返回了。中午,强烈的阳光照射着大地,大地升腾起如烟似雾般溟溟的热浪,依稀仿佛,前方的天边隐现出了一条河流,河流的上空坐落着华丽的楼台亭阁,只见那热浪滚滚衬托着隐约河流的亮丽,潺潺河流掩映着楼台亭阁的依稀。即壮观又神奇。乐乐的汽车仍然是跟在车队的后面,因为再次走在有了几分熟悉的戈壁路上,乐乐不再紧张。乐乐惊呆了这罕见的沙海蜃楼,他使劲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次放眼望去,蜃楼仍清晰可辩,可是待汽车转了一个弯路后他再找那蜃楼,已是踪影全无。  戈壁滩的浩瀚无边,沙海的蓬莱仙境,让他这个来自人口稠密、处处青山绿水的四川籍的小战士眼界大开。  乐乐和他的汽车就好似一条小船,跟随着车队在溟溟烟雾的热浪中颠簸航行,热,真叫热!戈壁滩的热是干热,是仿佛要把你烤焦的热。乐乐脱去了上衣,又脱去了背心,裸着上身的他口干舌燥,举起军用水壶喝了二大口水,班长说过,长途出车时喝水要有节制,以备不时之需。可是过了不多一会儿,乐乐又再次举起了水壶有节制地又喝了二大口水。  太阳渐渐西斜,温度也缓缓下降,新兵乐乐的水早已喝完,这时他有了想尿的感觉,忍了忍,还是把车停下,下车解决问题。戈壁滩一马平川,无遮无栏,前方一辆大骄车向着他们对开过来,乐乐只有向略远处的那丛骆驼刺走去。他蹲在骆驼刺丛的背后,酣畅豪流,突然,乐乐发现一条小小的蜥蜴在他的身旁正抬着小小的脑袋注视着他,土色的皮,长长的尾,四只小爪支着细小的长身子,亮晶晶的小眼睛仿佛友好地在问候他。乐乐禁不住伸手抓它,它飞快的钻进了骆驼刺丛中。乐乐用脚在骆驼刺丛中拨弄着,想找到它,谁知道竟拨出一个全身带刺的圆球来,哈哈,原来是一只小刺猬,受到惊吓的小刺猬缩成紧紧的一团,像个浑身有刺的小皮球。乐乐高兴了,他一边用脚轻轻地踢着它,一边找到二根小木棒,用小木棒夹起小刺猬向他的汽车走去。  乐乐在汽车里安置好了小刺猬,再向远方望去,已看不到了车队的踪影。乐乐看了看清晰的道道车辙,发动了汽车,开大了油门,追赶车队去了。  车队回到了弱水河畔的基地,发现跟在车队后面的乐乐没有回来,立刻,处长和政委各乘一辆吉普车,由刚随车队回来的连长带路返回去寻找乐乐。连长连续作战,他的晚饭也只能在路上啃干馍头了。  夕阳灿灿,天空一片桔红。大地被染成了耀眼的金色。乐乐开着车在金碧辉煌的大地上行驶,仿佛是在童话世界里飞翔,他吹着口哨,快乐轻松地按照车辙的方向前进。  前方有一个汽队,好像停下来在等他,乐乐一路狂奔,向车队飞去。  吉普车里连长表情凝重地给政委指引着方向,政委用望远镜向四处张望,处长两颗凝滞的大眼珠出神地定格在车窗外,吉普车在茫茫的戈壁上如同小小的甲壳虫在缓缓的爬行。  乐乐追赶上了车队,下车就傻眼了,这是空军的车队,司机们在就地休息。乐乐焦急地寻问返回基地的路线,他谢过空军兄弟,向着他们指引的方向出发。  夕阳已全部落在了天的那边,天慢慢的暗下来了,暮色里的戈壁滩愈加荒凉和苍茫。乐乐朝着他心中的方向小心地驾驶着汽车,他知道,此时连长不知道有多着急。  连长把啃了一口的干馍头又扔进了挎包,他根本就咽不下去。天渐渐的黑了,在这茫茫戈壁滩的夜里寻找一辆汽车,宛如大海捞针一般的困难,他心急如焚。  乐乐打开了车灯,戈壁滩上没有参照物,车辙也是纵横无章的,乐乐在黑夜里朝着他认为正确的方向蠕蠕爬行。  苍茫的夜,苍凉而又寂静的戈壁滩,寂静里只剩下了乐乐的呼吸声和汽车引擎的声音。这时的乐乐感觉到了冷,他分不清是温度下降带来的冷还是心里害怕感觉到的冷,他把所有的衣服全部穿好,还是冷。无边无际的黑暗弥漫着天地,也弥漫了乐乐的心。  处长和政委的吉普车还在黑黝黝的戈壁滩上行驶,乐乐,你在哪里?他们在心里呼喊着他们的战士,周围是一片的漆黑。吉普车驶向高坡处停下来,二辆车向四周转着方向,刺眼的车灯照亮了黑暗的四面八方,仍没有乐乐的踪影和回应。处长和政委一筹莫展,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暂停在这里,等月亮升起来以后再做决断。  弯弯的月芽儿慢慢的升起来了,清冷如水的月光倾泄下来,戈壁滩愈加宁静、愈加深邃了。星光灿烂,夜风习习,从黑暗中挣脱出来的戈壁滩朦朦胧胧,沙包、骆驼刺、芨芨草在月光下形成大小不一的黑影,在风中摇曳,在月光下变幻莫测。  乐乐的汽车在月光下孤独地爬行,在渺无人烟的旷野里无助地飘泊。汽车的前方永远是一样的戈壁滩,一样的沙包,一样的骆驼刺,还有那没有尽头的车辙。乐乐迷失了方向,丢失了自己。他战战兢兢地开着车,一行清泪挂在他的腮旁;他饥寒交迫,疲惫不堪,但是他不敢停下来,他觉得开着车就有希望。  吉普车前后相跟着在月光下爬行,他们顺着来去的路在戈壁滩上走了往返,乐乐踪影全无。他们猜测着乐乐可能走错的方向找了下去。  汽车罢工了,乐乐这时才发现汽车的汽油已全部耗尽。恐惧、迷惘的乐乐照样开着车灯,他知道首长和战友们一定在到处寻找他,灯光可以指引着他们的方向,灯光就是乐乐希望。他缩在汽车的驾驶室里,看着汽车的灯光,想念着战友,想念着连长,朦朦胧胧中,依稀间,乐乐驾驶的汽车在戈壁滩的上空飞翔,飞到了有着美丽的河流和美丽的楼台亭阁的那个如诗如画般美丽的地方,从美丽的地方走来了几个美丽的姑娘,她们轻歌曼舞,婀娜翩翩,她们手里捧着各种鲜艳的水果向乐乐走来,欣喜中的乐乐还发现战友和连长也和这些姑娘在一起向他走来,乐乐激动得要大哭了,他向战友们狂奔过去,嘴里还喊着:“我回来了……”。  乐乐的头从方向盘上栽了下来,他醒了。二行冷泪仍挂在腮边,梦境中的情景却不在。四周是一片朦胧的夜色,寂静,寂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寂静,寂静得仿佛世上没有了生命,朦胧、寂静的夜无形的向乐乐压过来,他烦躁的打开车窗,发现车灯也不知在何时熄灭了。  天刚亮,基地的车队就已整队出发,每个卡车上站有五六个战士,他们手拿望远镜,其中有一人身背着报话机,报话机的上方树着长长的天线,天线在风中摇晃着。车队在戈壁滩向四面八方分散开去,但愿这些战争年代的通讯工具,在和平年代发扬光大,为寻找战友这场战役的胜利再立新功,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手机还没有普及的年代。  乐乐爬到汽车的车顶向远处张望,浩瀚寂静的大戈壁渐渐地退去夜色,地平线上先是有了一抹红,是淡淡的红,渐渐是艳丽的红,那红愈来愈浓,愈来愈烈,半边天都是那绚丽的红色,这时比胭脂还要红的太阳从地平线上跳着一点儿一点儿的冉冉升起,当比磨盘还要大的太阳全部升起时,戈壁滩一下子鲜活了,温暖了。乐乐被戈壁日出的神奇和壮观震撼,甚至还有些莫名的激动,乐乐多么想把这激动向战友们倾诉。想起战友,乐乐黯然泪下,天空碧蓝,阳光灿烂,辽阔的戈壁仿佛连着天边似的没有尽头,乐乐找寻不到基地的方向,也看不到有任何车辆路过,他围绕着汽车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车上车下不知爬了多少回,他忍受着干热与饥渴,守着这辆无油无电的汽车,无可奈何。  车队在戈壁滩奔忙了一天,没有找到乐乐的踪影,乐乐啊,你在哪儿里?汽车陆续返回了部队。首长们和乐乐的领导及战友们焦急不安,办公室的灯光彻夜长明,从各个小点号返回的信息一次再次的让大家失望,明天将如何继续找寻我们的乐乐?  无可奈何的乐乐守着他的汽车渡过了有生以来漫长的一天,夕阳西下的美景已打动不了乐乐了,当乐乐想起是那可恨的小刺猬让他掉了队时,去找那个小东西泄私愤时,那个刺猬已是踪影全无,不知在何时逃之夭夭了。饿极了、渴极了的乐乐还有猪饲料糖渣可以嚼,可是找不到部队的恐慌让他除了慌乱和流泪外别无良策。就在天色将暗之时,乐乐离开汽车茫然地往高处走去,当他站在一座沙丘之上时,他方才发现,他和他的汽车原来是停在一处较低的地段。难怪战友们找不到他,这时乐乐方才知道守着汽车等战友们来营救该有多笨!  乐乐站在沙丘上极目远眺,仍然不见过路的车辆,仍然找不到基地的方向。只是戈壁滩显得更加辽阔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乐乐注目远方心中阵阵凄凉,突然他远远的看到了灯光,这灯光不是一个,好似是一片,一小片,灯光很是遥远,但必竟是看到灯光了,这时的乐乐一点都不怕了,他不但不怕,还有了一丝的兴奋,他朝着那灯光奔去,心中充满了希望。  新兵乐乐不停的走着,清冷的月光披挂在乐乐的身上,拉长了他的身影。他如同茫茫沙海里的一叶小舟在飘游,远处的灯光在为他导航,静,静得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自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孤独,孤独的天地间好似只有自己那瘦瘦长长的影子在和自己同行。乐乐为了壮胆,边走边大声吼唱着在新兵连时学会的歌儿:清风知道我……  又一个静悄悄的黎明到来了,新兵乐乐已经丢失了四十多个小时,牵挂着乐乐的无数颗心处在翻江倒海般的焦急之中,一大早,基地就联系了空军兄弟部队,空军部队的直升飞机已做好了起飞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昨天返回基地的车队现已集合完毕,大规模的空中与地面想结合的寻找工作即将拉开大幕。  突然,处值班员跑来,气喘嘘嘘的向正在布置寻找工作的首长大声报告:刚才接到空军部队一个小点号的电话,乐乐在他们那儿。  新兵乐乐有消息了!这个消息火速地传开,焦急了四十多个小时的首长和战友们的心终于归位了。  乐乐朝着来接他的连长和战友们扑过去,想笑,却是泪流满面地笑出了哭声。   共 39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治疗羊角疯病有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