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江南小说千年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3 03:43:14 编辑:笔名

千年以前,我们本就相逢。花仙,翠鸟,和我。那时,我是佛祖座下一只懒懒的猫狸精。因我在洛琳山,用当地土地的话说,只要自己高兴就到处捉弄人,为害一方百姓,所以,天兵下凡捉了我去,可是又被我逃脱,屡次捉拿,屡次失败,羞恼的天王求助佛祖,于是,我就成了佛祖座下,肥胖爱睡懒觉的猫狸精。   多少年香火缭绕,多少年讲经说法,我认为,我的心,镀上佛门的慈悲,所以,我想求得心内的反省,和对世间万物的包容。   我的想法被佛祖一眼看穿,他如我父,慈心一片,温和的要我在以后可以自由的在天界行走,寻出更适合我的修行之道。但他告诉我, 我还要经过一段缘。我不明白,何为缘?   我蹦跳着进入天宫的后花园,都说这里叫无上园。进入方明白是何意思。无边胜景,在幽柔多彩的云雾间闪亮,芳香令人心醉,凡尘俗念,刹那消散。   我欢欣,我跳跃,到处玩乐,天宫里本没有时间,我都不知开心了多久,累了,就卧在一条小溪边,清清溪水里,石头开着多彩的花,游鱼自由来去。我探出爪子,捞取游鱼,捞了一条,放生,再来一条。有的小鱼躲我,我就故意抓他出来,凑到嘴边,假作吃他,吓得他不停地扭着身子,我咪咪大笑,将鱼儿放回水中,又要捞取。就听身后一个声音责怪,你吓得鱼儿乱窜,你就开心了?你是何处的野猫?   我回头看,岸边一株好高大的百合花,闪着彩色光亮,真是好看。我问,是你说的话吗?   百合花轻轻一摇,光亮万道,花朵里一个声音说,是呀。  我很不高兴,说,我不是野猫,我就不是猫,也不是狸子,我是猫狸,很罕见很珍贵的,千年才出我这么一个,懂吗?   说完,我扭身就走,我看见,前方一棵香木树上,憩息着一只好看的鸟儿,我要爬上树,去看看,是个什么鸟儿。   可是我的尾巴被人抓住,动不得。我愤愤回头,是百合花用她的叶片拉住我的尾巴。   我气愤的扭了几下,动不得,我大声的叫道,快来仙呀,百合花精害猫咪啦。   轻盈的几声笑,百合花闪了闪,变作一个端庄文雅的女子,笑笑的看着我,抱我入怀,问道,这是害你么?   说时,她柔软的双手,温柔的抚摸我的毛,又轻轻抓挠我的耳朵,舒服的我眯着眼睛,缩在她怀里,使劲的打着满意的呼噜声。  你叫什么?女子笑着问,看我的目光就好像我是她的爱宠。我抬头挺胸,认真的说,严格的说,我和你一样,是精,只是你是花精,而我是猫狸精。所以,你不要拿我当宠物。   女子毫不介意的笑笑,说,严格的说,我是花仙,你从哪里来?   我郁闷,说,我还未成仙,佛祖爷爷说,我还有段缘,要我先在天界找地方修行。所以,我还是妖精,可是,我是一个善良正直淳朴的妖精。   百合花仙微笑着,修长的的手指在我的鼻子上一点,道,还是个话精。  我说,为啥呀?咋说我是话精?   花仙笑了笑,不再说话,抱着我走到一处草坡,说,顺着这里往上走,会看到静修林,去那里静修吧。   她放我下地,转身就走,姿态清灵飘逸。我追了几步,蹦到她怀里,叫着,可是我现在饿了,也累了,我要吃饱休息。   花仙奇怪的看着我,说,妖精还吃饭?   我大叫,以前在佛祖爷爷那里,我天天就是睡觉吃饭,佛祖都让我吃饱,睡好。   花仙想了想,说,先回我的馨香小居吧。  她抱着我走到一片花海中,在一朵绚丽的牡丹花前停下,花儿低下头来,张开花瓣,露出里面的屋子,好美,我瞪着眼睛看着。   花仙说,这就是我的馨香小居。   我跳到屋里到处又跑又看,使劲闻着,好香。我跳到一张玫瑰花型的桌子上,叫道,饭。  花仙笑而不语,我又大声说,佛祖也不饿到我,否则你就不爱惜生灵!   说话间,我看到,玫瑰花蕊缓缓舒展,每一个花心柱头都有一盘香喷喷的菜,我快乐边吃边说,真好,真香。   吃饱喝足,花仙笑着说,你该走了,好好修炼,才可以成仙。   我伸了个懒腰,咪咪叫了一声,说,佛祖知道我在这里静修,会很放心的,我不走了。   百合花仙笑笑的说,真是一只赖皮猫。  自此我就在这里住下,吃饱喝足,就是睡觉,偶尔出去溜达一圈,也是又跳又追小动物,然后就满意的回家吃过就睡觉。  花仙每次劝我静修,我都说,心宽体胖,我吃饭睡觉也是在修行。  她无奈的叹口气,由得我去。这样,恍恍惚惚过了一百年。有一天,我又出门溜达,看见一群小仙童再踢球,我好球,赶快跑过去,用力扑了几下,结果使得劲儿大了,球被我尖利的爪子挠破,几个小仙童就要上前打我,我腰身变作人形,揪住一个小孩子,喊道,凶什么凶?不就是个破球吗?敢打我猫妖,不,猫仙?胆儿肥了。  说时,我作势欲打,仙童们吓得四散而逃,我放了手里的这一个,乐的哈哈大笑。我暂时还是变做人,到处溜达着。就听身后有人说,翠鸟哥哥,就是她。  我回身一看,是个高大的青年男子,被刚才那些小仙童簇拥着,男子问我,你怎么欺负小孩?这么大人了,怎么在仙界修行的?  哎呀?好刺耳的话。我不高兴的皱起眉头说,你看见我欺负了?  小仙童们纷纷嚷,敢做不敢当。  吵死了。我做着手势就像哄鸡一样去赶散他们,走走,别在这里闹心。  男子拦住我,说,看来你妖性未除。需要好好调教。  我眼珠一转,说,你是什么仙?  他说,鸟仙,翠鸟!  我一撇嘴,说,我不信,你就是个人,骗我。  他变作一只好看的翠鸟,青翠如玉,口吐人言,道,我怎会骗?  哈哈,太好了。我立刻变作原型,扑上去,抓鸟可是我的长项。我扑住他,假作要吃,张开大口,可是我的身子被人提了起来,我温顺的卧在这个人的怀里,就听百合花仙温和的声音说,你又做什么了?鸟仙,得罪了。  翠鸟恢复人形,很是狼狈,我咪咪的大笑着,除了花仙,没人听得懂我在笑。  小仙童们早都跑了。翠鸟抱过我,说道,这个猫太坏,应该到人间修炼一番。  我在他怀里伸了个懒腰,说,只要吃饱喝足睡好觉,去哪里都好。   百合花仙在我头顶轻轻一拍,说,乱说。  翠鸟若有所思,说,天宫里正好有一批下凡的名单,把她也列在其中。  百合花仙担心的说,可别让她受苦。  翠鸟笑了一下,说,花仙和这猫妖相处百年,想必姐妹情深,可是,不锻炼,如何成仙?  我蜷着身子,眯着眼睛问,凡间的那个地方?  翠鸟说,好地方。  我大叫,你要是骗我,小心我不放过你。  翠鸟哈哈大笑,猛的把我向下方一扔,我还未反应过来,一阵迷糊,等我悠悠醒来,就听到一阵哇哇哭啼,是个婴儿的哭声,我仔细看, 原来是我的哭声!老天,我,被那翠鸟仙,变成一个穷人家的婴儿!  我虽然在哭着,可是心里咬牙切齿,好,翠鸟,我说过,我只要吃饱喝足睡觉,你可倒好!我暗自打定主意,坚决不放过那个翠鸟。可是现在我已是凡人,该如何上天?  我只能用哭声不停地抗议。我的父母很穷,穷的只能用米浆喂活我,从小到大,我在饥苦中长大,可是就是这样,我的父母疼我,爱我,也像心肝宝贝一般对我,我的心里充满了一种从来未有的感激,我觉得就算哭,可是和我的父母相守,也是的幸福,如果,百合花仙要是也在,了。  二十余年缓缓过去,对于富人来说,快乐的日子就像太阳光,灿烂热烈而又短暂,对于穷人来说,快乐就像天空,遥远漫长又不可及。我的母亲受冷病倒,我和父亲想尽办法,可是也未挽回我母亲的生命,只是因为贫穷,穷人连生病的权利都没有了。  我的内心满是悲愤,尤其是,当地久旱不雨,可是官府还是不减税,很多人家都逃荒了。我的父亲和我在逃荒的路上失散,我亲眼看到,饿急眼的人啃着死人的骨头。我的心一片悲凉,为什么?我一路流离到了一个大城市,很是幸运,有家大财主招粗使丫头,我去报名,虽然瘦小,二十来岁,像十多岁,可是我精灵,能言善道,那家夫人一眼就看中我。   财主对我很不满意,说,这么干瘦,能干成什么活儿?   夫人笑笑的说,我和她很有眼缘,好像早就认识。  我激动的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孔,心想,可不是吗?姐姐,我们曾共度百年,想不到你也下凡。如今我们又重逢。  但不知道为何,我的喉咙是紧的,这些话我说不来。夫人很宠溺我,不让我做什么粗活儿,还亲自教我认字,刺绣,老爷一开始也很不理解,可是慢慢地受夫人的感染,也对我好了起来。我实现了天界的梦想,吃饱睡足。  但是好景不长。当地因为灾荒,贫民哗变,官府派兵镇压,有一伙官兵,竟然借口老爷窝藏暴民,把富有的家里洗劫一空,就连老爷也死在乱军的刀下。   我侥幸逃脱,寻找夫人,可是到处不见。我站在一片狼藉中,周围的废墟,还冒着焦烟,地上横满尸体,都是衣不蔽体的灾民。   我咬牙,发誓,我,以后,要站在人前!我转身就走,向着茫茫未知的前方。   一年之后,洛琳山多了一伙儿占山为王的强盗,严格来说,这些人不是强盗,他们不惊扰百姓,反倒只是和官府作对。就算抢劫,也只是为富不仁的富户,和强盗一般的官府。   官军接连几次攻打,洛琳山易守难攻,官军多次溃退。因为,强盗头子,也就是我,和我的弟兄们,都很团结,也很得民心,往往官兵一来,先已有人偷偷报信。所以,我们早有准备,屡次获胜。   有一天,我,在山上巡查,意外的发现,小溪边,有个昏迷不醒的男人,我派手下救起他,回了山寨,好好安置他,很快我就忘了这回事。入晚,我在灯下看书,听到笛声悠悠,我放下书,谛听,清幽绵长,又让我回到了无上园里。   我循着笛声悄然而去,看到,如水的月色下,高大的山树旁,正有个青年男子吹笛,双手就和他手中的玉笛一样洁白的几乎透明。一刹那,我的呼吸就要停止,天地为之旋转。   他是我救下来的书生,因为上京赶考,路上又生了场病,等病情稍一好转,就急忙赶路,怕误了期限,就抄近路,结果迷失在洛琳山,饿晕在溪水边。要不是我救了他,真就化作异乡孤鬼。  我们很快相爱。他温文尔雅,未语先笑,我的弟兄们都很喜爱他,也由衷的希望我们幸福。洛琳山真是无上园的翻版!  我怀孕了,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快要生产那天,肚子实在疼得受不了,我的弟兄们都很担心,强烈要求他带我下山去找大夫。我这些情同手足的好弟兄,从来都是先想着别人,如果不是被官府和饥饿所迫,也不会随我落草。  我一一叮嘱二当家的,然后躺在一辆马车里,他带着我走秘密的小路,下山离去。  他直接就带我回了他的家,我惊呆了。这是怎样的府邸,富丽堂皇,我看到,进出的人都对他恭敬有加,一口一个大人,我追问,他才略带歉疚的告诉我,他是朝廷官员,为了攻破洛琳山,才冒名换了身份,混入山寨!我惊怒伤痛,顿时昏迷过去。   不知道多久,我幽幽醒来,身处宛如花柳从中的卧室里,是的,从前在天上,我只求吃饱喝足,可是,人间走一趟,我发现,重的,还是情意,真情意啊。  我的心如刀割,他来看我,抱着我们的女儿,笑道,看,多想你,也是个小美人呢。  孩子?我和他的孩子?我看着孩子,眼泪成串,问,洛琳山如何?  他避而不谈,只是让我看孩子,好美的一张小脸,甜甜的睡着。我无奈的叹息,不语。  我被他浓浓的关怀,调养着身子,身体一天天健壮起来。天气好了,我抱着孩子,坐在府里的后花园的一个花亭里,忽然看到,就在前方,好大的一棵百合花,风吹过,花摇动,芳香扑来,令人心情清爽。我流下泪,我让他四处打听,夫人何在?总是没有信息。眼下的百合好生眼熟。花朵里轻轻传来的声音就像音乐,好妹妹,我在这里陪着你,到了日子,我们一起返回天上。  我自语,可是姐姐,我的心里已是满怀沧桑,再也不是从前那只猫了。  娘子!他叫道,快步过来,笑道,你在这里?怎么,没有人跟从?这些人越来越懒,看来要好好责罚。  我看了他的官服,补子换了,看来又升了官。我低下头逗弄着孩子,心里在滴血。  他劝我,娘子,这里风大,你快和我回去。  我起身和他同行,回看,百合花在对我轻轻摇晃身姿,是在祝福我。  可是,我的心已死,万念俱灰,除了孩子,还有什么惦念?  入夜,我独行到花园,对月祷告,我那些兄弟的亡灵,愿你们安好。  我早就知道,洛琳山,变成一片血海。我的弟兄们无一生还。而他,派兵攻打我的山寨,杀光我的弟兄,踩着染满他们鲜血的道路,一路升官发财!  我打定了主意,又去看百合花,轻声问道,姐姐,你会帮我?  百合花轻轻摇晃,花里声音清爽,会呀。  我转身就走,自房里抱过我的孩子,将她带到百合花前,送了过去,百合花变作人形,真是我的花仙姐姐。她抱过孩子,笑道,好可爱。  我说,你可以带她回天上吗?  花仙姐姐,笑道,当然,那些仙童会和她处的很好。   我放下心,又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亲,道,姐姐,我病了,佣人照顾她,我不放心,你看护她一会儿,就像一直在看护我。  花仙爽快的答应了,笑道,这个懒懒的样子,像极了你从前的猫样子呢。  我微笑,对着花仙行了一礼,转身快步回房,他还在熟睡,嘴里兀自叫着,娘子。   我犹豫,牙齿用力咬着下嘴唇,眼里模糊,泪,就不觉流了满脸。  可是,我的弟兄们,一具具血迹斑斑的尸体仿佛就躺在眼前,我再不犹豫,自怀里抽出尖刀,迅速对准他的胸膛,可是,他竟然睁开眼睛,一把握住我的手,定定的看着我,我用力扭了几下,还是挣不脱,想到了,他本就一身武功,为官之人,怎会不防备我?  我哼了一声,对他一笑,道,你很好。  转身,我咬破藏在舌头下的毒药,我的身体软软的瘫在地上。他赶忙抱起我,居然在哭?  我冷笑,你还会哭?  他泣不成声,娘子!  我慢慢合上双眼,觉得轻松了,是的,一切都轻松了。  恍惚间,我看到,花仙姐姐,在前方抱着我的孩子飞翔,我,还是那只猫狸精,我喊着,姐姐。跳跃的追了上去。  我和姐姐一路飞翔,回到了无上园。想起前尘种种,我怅然,孩子还是甜甜的睡着。我变作人形,抱过她,为何到了天上,我的心里还是这么酸楚?泪落在孩子的小脸上,她哇哇的哭着,花仙忙接过孩子,边轻拍边哄着,孩子安静的在她怀里睡了,我看到,我的孩子,变作一朵烂漫的桃花,依偎在花仙姐的胸怀。   我放下心,就让我的孩子和花仙一同修炼,绽放芳香的人生吧。我向姐姐道别,她问,你回佛祖那里?   我含泪点头,低下头,拨开云雾,看向凡间,他孤独一人,官阶不断的升,可是,始终还是孤独一人。在他的府里,有一大一小俩个灵牌,给我和女儿立的。  每每他在灵牌前徘徊,叹息,落泪,深思。  我轻轻合上云雾,不再看。我知道,凡间多年以后,他的生命走到尽头,还会和我重逢,那时,我们的心境就会不同了。我重回佛祖座下,认真修行,我的弟兄们变回五百罗汉,我们心里充满慈悲,大爱,惟愿,天下太平,万物安乐。  当翠鸟,重回佛前,他的心里,也该是充溢着爱吧?  而,一千年的时光,就这样的,过来了! 共 581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中医治疗癫痫,能治愈吗

上一篇:大伞

下一篇:分别爱人七夕有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