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复仇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3 07:23:44 编辑:笔名

下午,我在做一件很辛苦的差事,大脑总是突然放空。昨晚睡得并不怎么样,虽然我特意将闹钟停掉,睡到自然醒。醒来之后,扭动脖子时发现落枕严重,疼痛不堪。这些天以来,我常常落枕,这真让人烦恼。直到下午的某一次放空,我才突然想起昨晚的那个梦——大概我要到什么地方,总之我路过一座山,漫山郁郁葱葱的松柏树,远远望去,在山腰上似乎有座小庙,在茂密的树木中露出一角飞檐。  有人陆陆续续往那里去,我也跟着人群向山上走。是一座很小的庙,只有几间房而已。庙里只有一个主持,招呼着来来往往上香的人。我也跟着人群到正殿去上香、磕头、祈愿。那供奉着的不是什么有名的神仙,也没有人追究那到底是什么神仙。只是一尊女像,面容慈善,微笑着面对苍生。  天色已晚,我们一群人就在偏房住下。夜里我实在睡不着,起身到院子里闲逛。夜很静,月色弥漫。我走到庙门,那里卧着一只狗,白天可能因为人多,竟然不曾发现。狗的毛的颜色分不清楚,只见那狗在一棵树上拴着,绕着树来回转,却不发声。待我走到近处,它也不叫,只是停下来好奇的看着我。  “施主,您要替我申冤呐……”  “谁?”我环顾四周,一片漆黑。我回了一下神,站在原地,心里暗暗发怵,准备往回走。  “施主,不要走……”  这声音第二次传进我耳朵里,我已慌张地踏进了庙门。正殿的窗户上摇曳着烛光,我向正殿走去。主持正在闭着眼睛念经,我坐在蒲团上,紧闭双眼,惊魂甫定。他意识到我的存在,过了四分之一柱香之后,他开口对我说话:“施主,这么晚了,你为何在此?”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也不愿将刚才的狼狈遭遇告知与他,只说自己睡不着,想到处走走。他嘱咐我离开时将门闭上,然后自己走出正殿。我在蒲团上,心里并不安静,我怕那声音再来找我,遂跟着那主持一同走出正殿。  他住在西面的一间房里,他点起蜡烛,屋子一下子变得通亮。我仅仅挨着,站在他身后。一间房被一层薄纱分成两部分,石头砌成的床上简单地铺着陈旧的褥子。  “主持,那边还有人住吗?”我问。  “不,现在是我一个人。”  我听出这话意思,大概是以前还有一个人住的,我也不便多问。他说如果我在偏房里睡不着就和他一起在这睡,我觉得不错就同意了。我睡的这边褥子还比较厚,主持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偶尔嘴里还会蹦出几句我听不懂的经文。隔着薄纱,我看见主持结实的身材。  我辗转反侧,终于有了睡意。恍惚中我听见窸窸窣窣的一阵响,这间屋子的门被推开了,或许是风吧,我想。但是响声越来越大,我扭过身,薄纱那边一个庞大的影子在床那边,哈呲地啃着什么东西。我不敢动,蜷在被子里,屏息。没一会,外面传来一声鸡叫,那影子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我起身,发现被子浸湿,全部都是汗。天已大亮。  我整理好衣衫,到床的那一边去看,什么也没有。我想主持是不是晚上被那个影子带走了,我出门看到那些游客准备离去,我跟着他们。  门外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我一肚子疑惑,跟在人群后面,不停地望着向后倒退的山。我越来越好奇,这座庙好诡异。  在回来的路上,我听到人们的讨论:前不久这里刚死去一个尼姑,这尼姑和主持是师兄妹,后来不知为什么两人一直不和,两人却还是一起守在这庙里。前几天那尼姑突然上吊死了,再后来,主持留下一座庙,也消失了,可能是远走他乡。有认识的说,那佛像挺像那小尼姑的。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那昨天的那个主持……”众人惊讶地看着我,一边小声议论:这兄弟怎么了,怎么会有什么主持?他是不是见鬼了?  我意识到自己的遭遇有点与众不同了,心里犯疑决定自己返回去一探究竟。我一路小跑返回,门外有拴着狗的那根绳子,但是狗已经不在。我进到庙里,听见正殿有人在争吵,好像是一男一女。  我伏在窗前,听见那主持的声音,他说:“师妹,你就宽恕我吧,我也不想这样。”只听见一个女子愤愤地回应:“哼,亏你还是修行中人,半夜下山去找女人,这事太丢咱们师父的脸了。”过了一会,里面发生了一阵打斗,伴着一只狗的汪汪叫声。  我破门而入,里面什么也没有,安静地死气沉沉。我绕到佛像面前,只看见一只大黄狗趴在地上,早已死去了。  我突然想起有人说过佛像很像小尼姑,于是我似有所悟地爬到佛像顶,那里有一本记事簿。上面标着日期,写有几行字:师妹,我实在也不愿这样,我后悔自己做的事。你地下有知,我每天都供奉着你,以减少我的痛苦的罪恶。你养的小黄,我会将它养大。  莫非那狗为了报答主人的恩情所以昨晚替主人报仇将那主持啃了去?——我心里一阵乱想,再后来思维回到现实,我发现自己在纸上已写下了一则自己也看不太懂的故事。伸了一下腰,脖子依旧很疼,得去医院看一下了。   共 18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患者呈现肿痛怎么办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好
癫痫怎样可以有效预防

上一篇:悔不当初

下一篇:雪北方的十一月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