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寂静王冠 第六百零六章 解脱之道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8:57 编辑:笔名

寂静王冠 第六百零六章 解脱之道

到现在,叶青玄终于明白玛丽的意思了。

复活的不是利维坦。

也绝不可能是……

叶青玄解读着炼金矩阵,读取着其中残留的讯息,将那些被埋葬在漫长过去的黑暗碎片重新挖掘出来,一点一点,拼凑成了接近真相的雏形。

亚瑟为何登神失败的原因,至今无人知晓。

但如今看来,登神之术恐怕并没有失败,倒不如说……因为意外而暂停。

所有顺畅运转的炼金矩阵都表明了这一点。

一切都如同曾经赫尔墨斯所设想的那样,完美无缺的进行着,万事俱备,只差至关重要的一步。

——将亚瑟变成天灾。

利维坦的意识已经被抹除,利维坦的一切力量已经被分离而出,只差将那无尽的力量赋予亚瑟。

可是一切却偏偏尴尬地停止在了这一步。

一步之遥,便宛如天渊。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的结果便如同所有人看到的那样。

失败的亚瑟被封印在了阿瓦隆之影的皇宫中,而利维坦的力量失去主人,只能变成周期性的现象,不断地试图向着核心聚拢,试图完成永远无法继续的一步。

这便是一切的起因。

自此之后,数百年的痛苦和折磨,都因此而始。

只要亚瑟还存在一天,利维坦的力量就绝不会消散,会不断的,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归来。

而可笑的便是,数百年来,阻止着亚瑟踏出一步的……正是他的子嗣,继承了龙血与诅咒的子嗣。

一方面,历代皇室不断地加固着阿瓦隆之影的封印。

另一方面,他们又以龙血浓郁的皇室成员为饵,抽取利维坦的力量,然后又连着牺牲者一起毁灭,以无限期的拖延登神之术的完成……

这是一个悖论。

没有龙血的人,无法控制安格鲁的国土防卫阵线,阻挡利维坦力量归来。但拥有龙血的人,却无法反抗来自利维坦……也就是亚瑟的命令。

来自利维坦的血脉带给了他们力量,也带来了生来的诅咒。

就像是曾经的叶青玄,哪怕面对的只是利维坦的几滴鲜血,也毫无反抗之力。倘若不是无惧衰变之铁的天人之血,叶青玄根本无法摆脱诅咒的威胁。

而一旦血统浓郁到足以觉醒龙威的话,那么龙血中沉睡的兽性便会渐渐渗透宿主的意识,打破精神的稳定,产生畸形的人格,如同玛丽一般,陷入疯狂。

叶青玄沉默片刻,忽然抬头,看向史东手中的瓶子,眼神变得越发冷漠。

“——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

瓶中的人影颤抖了一下

叶青玄叹息,挥手。

史东笑了,抬起手,飞速地摇晃起瓶子来。

他可喜欢这么玩了。

一有机会就不会放过。

每天这么摇一摇,陶冶身心,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活一百岁……

火光如水花一般翻涌着,带来了超越极限的折磨和痛苦,汇聚了宗教裁判所数百年智慧之后,毫不保留地施加在阴暗主君的身上。

嘶哑的怒骂,痛苦地咆哮,孱弱的呻吟,到,再无声息。

仿佛是死了。

史东停下动作。

叶青玄冷漠地看着瓶子:“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比如,你为何要大费周章地控制玛丽,煞费苦心地将她带入阿瓦隆之影的皇宫?”

瓶中的人影痛苦抽搐着,许久,艰难地发出声音。

“躯壳……亚瑟需要新的躯壳……”

瓶中小人再不敢隐瞒,将自己所知的一切都全部说出:“亚瑟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他的肉体已经快要坏死,和封印连接在一起……想要获得自由,必须更换一具新的躯壳……”

漫长的寂静,叶青玄坐在地上,歪着头,点燃嘴角的烟卷,神情冷漠。

“可惜,你应该早说的。”

史东心领神会,自行走到一边,疯狂地晃起瓶子来。

寂静里,叶青玄静静地抽着烟,脸色阴沉。

他总算明白,麦克斯韦为何谋逆了。

他必须杀死伊丽莎白。

必须。

伊丽莎白的龙血太过浓厚了。

她本应该就在十五年前备受折磨的死去,但赫尔墨斯延续了他的生命,也延续了诅咒——龙血会随着时间而壮大,如果叶清玄没有猜错,伊丽莎白血统纯度,甚至已经超出了极限。

她为了将王国平稳地过度到玛丽的手中,不惜将自己变成怪物。

可同时,她也成为了亚瑟的备用躯体……

在麦克斯韦狠下辣手之后,伊丽莎白被屠龙之枪杀死,体内的龙血开始败坏,已经无法使用。那么,亚瑟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玛丽。

为了控制亚瑟,阴暗主君提前发动,打算将玛丽控制在手中,胁迫亚瑟就范。

否则一旦亚瑟成功复活,掌握利维坦的力量,地上天国的权杖和地狱的力量结合,那么届时便再没有任何机会将他控制在手中了。

可惜,机关算尽。

他已经被舍弃了。

或者说,从一开始,亚瑟就没有信任过他。

那么……

叶青玄抬头,凝望向头顶的黑暗顶穹。

现在,一切还来得及么?

-

-

黑暗中,兰斯特点燃了火焰。

火焰跳跃,照亮了他的面孔,还有十步之外的台阶上,靠在王座之旁的枯槁男人。以及,王座之上……那已经失去了呼吸的国王。

似是察觉到来着,枯槁颓废男人抬起了眼瞳,看了过来。

兰斯特眉头表情,只是低着头,将火焰送入风灯中,将风灯拧紧,放在了地上。柔和的光芒从其中亮起,照亮了破败的王座大厅。

他抬起了头,隔着石中剑形成的壁障,看向那个苍老的男人:“麦克斯韦,好久不见。”

麦克斯韦低声冷笑,摇了摇头,“果然,是你。”

“嗯。”

兰斯特微微颔首,承认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羞愧,也没有任何的狼狈。

一如既往的淡然。

他只是看着麦克斯韦,看着被他随意丢在台阶上的沉寂古剑,许久,轻声叹息,“这么多年来,我始终不明白,为何石中剑选择了你。”

“有什么不明白的?”

麦克斯韦漠然地回应:“本来你应该得到石中剑,但你的心中始终有原罪的余烬。”

“我?”

兰斯特被麦克斯韦逗笑了,“我以为,和你相比,我觉得我算得上道德完人。”

“别再羞辱道德了,兰斯特。”

麦克斯韦冷眼看着他:“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年你在妹妹一生的幸福和家族中选择了家族,不是么?白鸦……

你暗中向教团出卖了叶兰舟,你的父亲不得不在家族和女儿之间面对残忍抉择,在被迫驱逐了亲生女儿之后,不堪重负,选择了自我了断。

自始至终,成就的只有你。”

“父亲太软弱了,他已经忘记了兰斯特家的宿命。”兰斯特依旧淡然:“叶兰舟的存在会毁了一切——而不论如何,家族必须保全。”

麦克斯韦忍不住嗤笑,“那我要恭喜你,得偿所愿。你已经得到了家族,何必再奢求更多?”

“历代的家主都为皇室效死,我也不例外。”

“是啊,只不过你效忠的皇帝和其他人不一样而已……”

“这一开始,这就是兰斯特家族的宿命,也是缠绕在我们血脉上的诅咒……被诅咒的不止是这个国家和王室,麦克斯韦,还有我们……”

兰斯特冷然问道:“可我们又犯过什么样的错误?什么都没有!我们为安格鲁奉献了一切,却沦落到连传承都要断绝的地步。

我们生来就必须逼着自己走进囚笼,历代家主都只不过是这副铠甲的囚徒,艰难挣扎,奉献一切,就连子嗣都要牺牲……当克里斯汀出生的那一天时,所有人都载歌载舞,可你知道我有多么痛苦?

她一直愧疚自己不是男人,无法继承兰斯特的盔甲,可我又何尝想要让她传承这悲剧的宿命?

告诉我,麦克斯韦,寻求解脱又有什么错误!”

“包括将你祖先的荣耀踩在脚下么?包括出卖一切,包括向天灾投降?”

兰斯特终于笑了,冷笑:

“这个国家本来不就是天灾造就么?”

麦克斯韦沉默了,低下头,自嘲地笑了:“是我的错,为什么要跟你扯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呢?勾心斗角这么多年,脑子变得浑浑噩噩,连自己的本来面目都记不清了。

你那一套逻辑可以用来满足自己,兰斯特,但对我来说完全是狗屁。

如果不是有人提醒的话,我自己都差点忘记……

——错误就是错误,哪怕是为了所谓顾全大局,错误必须迎来清算,否则‘正确’便没有存在的意义。

苟延残喘的时光太过漫长,我们已经忘记了初一切为何变成了这样。”

他停顿了一下,眼瞳中露出一丝冰冷的杀意:“我早应该想通这一点的,兰斯特,可惜,下决心太晚。”

“是啊,你终究选择了弑王。”

兰斯特看着他:“我终究还是低估了你……只是蛛丝马迹,就令你提前警惕。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永远无法胜过你——不论是你的嗅觉还是决心,都太恐怖了。

真是令人害怕啊,麦克斯韦。”

麦克斯韦耸肩:

“抱歉,生来如此。”

兰斯特低下头,叹息,“如果不是你,陛下早应该复生了,根本没必要浪费这么长时间。”

寂静中,麦克斯韦愣住了,许久,抬起头,眼瞳眯起。

“兰斯特,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兰斯特看了他一眼,回头,向着宫殿之外招手,柔声呼唤:“请进来吧,殿下。”

在兰斯特的呼唤中,消瘦的男孩从门外走进来,艰难地抱着一个对他来说太过庞大的铁盒子,怯懦地看着四周。

当他出现的一瞬间,麦克斯韦的脸色变了。

大王子!

那是被所有人遗忘的大王子,那个生来畸形,无法长大的智障……

兰斯特伸手,抚摸着大王子的头发,抬头看着麦克斯韦,“我知道,你为了排除他成为载体的可能,提前下了毒,可惜……他毕竟是亚瑟王的血啊。”

“兰斯特叔叔,姐姐在哪儿?”

大王子恐怖地蜷缩在兰斯特背后,怯生生地看着枯槁的麦克斯韦,,看向王座之上:“妈妈怎么了?她为什么不说话?”

“别怕,陛下睡着了。”

兰斯特柔声劝慰着他,抬起手,指着麦克斯韦:“是那个留着胡子的家伙害了陛下。”

“兰斯特!!!”

麦克斯韦怒吼:“现在回头还不晚!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兰斯特没有理睬他,只是低着头,在大王子耳边低声呢喃:“殿下,你想要保护妈妈么?”

大王子恐惧地看了一眼麦克斯韦,被他愤怒的样子吓到了,用尽勇气点头:

“想。”

于是,兰斯特笑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