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今年麦茬没着火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01:32 编辑:笔名

火红的麦天将至,为了避免麦田点火污染环境,从县委到环保局对小桥乡非常重视,县委从各局抽人组成联合防火组在环保局的领导下,收麦期间常驻小桥乡。  在小桥乡公路两边和各个村庄挂满了禁烧条幅:麦茬超过二十公分罚收割机3000元,麦田点火罚款3000至30000元。  去年因为小桥乡麦田点火严重,小桥乡被罚款十万元,乡长书记黄牌警告。  今年麦天过去了,没有一处点火的,田里的玉米苗已经长出老高,人们点火的可能性已经很小,距签订麦田禁烧责任书剩下一天了,禁烧小组成员都舒了一口气。  县工作组已经撤离,剩下的就成了乡里的禁烧成员了。但为了以防万一,乡禁烧宣传车仍然奔波于田间地头。  小张说道:“看来力度大了就是管用,去年四十多处点火的,今年一处也没有,熬过今天我们就改好好放松放松了。我说,王头去年你领我们去了洗浴中心玩了一天,今年我们出色完成任务,不知道会有什么奖励。”  坐在前面的王头说道:“奖个屁,去年尽管上面罚了乡里十万块钱,但是乡里罚点火者近三十万,今年一分钱没有罚到手,拿什么奖励你们?”  小张哈哈一笑说道:“照头儿这么说,你还希望有人点火吧?”  头儿扭过头骂道:“放你妈的狗屁,你小子永远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小张突然停止笑声向前一指说道:“头儿快看,前面麦地冒烟,肯定有人放火。”  王头顺着小张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烟。王头来了精神命令道:“把车开过去,抓住点火的罚了款,我请客。”  六月的天气干燥温度又高,一个烟头就能引燃地里的麦秸。  当小车开到冒烟地点时,火势正在蔓延。尽管经过人们灌溉,麦秸部分已经腐烂,但是大火仍然着的很旺。田里的玉米苗已经有一搾多高,眼看着就要被大火吞噬。  小张从车上下来拿着铁锹就去救火,王头骂道:“你小子干什么?”  小张说道:“救火啊,你看玉米苗都被烧焦了。”  “救你个头,火灭了就没有证据了,你真的傻帽,赶快通知村支书,看这块地是谁家的。”王头冲着小张嚷道。  车上的人都下了车,站在地头看着大火蔓延,等二十分钟后支书老晕赶来时,已经是烟火弥漫了,稚嫩的玉米苗在嗤嗤的声音中被烧焦。  村民看到地里着了大火,纷纷赶来,有经验的人们从外围截断火源,火终于慢慢地熄灭了,这时的王头也抢过铁锹救火,王头满脸灰尘。  一块玉米苗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王头一边擦汗一边问道:“这是谁家的麦田?”  支书老晕说道:“前街二傻子的。”  小车在二傻子门口停了下来,二傻子因为闹肚子无力的站在门口等着老婆小红回来,他们正准备吃午饭,知道了自己麦田着火的事情,小红急急忙忙向地里奔去。  王头问道:“你就是二傻子?”  “嗯。”二傻子无力地答道。  “你们家麦田着火了,罚款五千,马上准备罚款!”王头严厉地说。  “又不是我放到火,凭什么罚我们的款,再说现在小苗都一搾高了,我们也是受害者啊。”二傻子嘟囔道,声音很小。  王头看二傻子不认账,提高了嗓音:“你们家麦田着火,就是你们的责任,如果你找不到放火的,那火就是你放的,如果不认账,马上让派出所拘留你,到时候罚款可就不是五千了。”  支书老晕来到二傻子前面说道:“二傻兄弟,自认倒霉吧,我不是在喇叭里多次广播过了吗?各家看好各家的麦田,谁家麦田着火,就是谁的责任。”  二傻子听支书老晕这么一说,蹲在地里不吱声了。  车上下来的人们鸡一嘴鸭一嘴的数落开了,老晕蹲在那里抽着烟一言不发。  一个人喊道:“瞌睡当不了死,不交罚款,把他弄到乡里再说。”  一伙人上前来拉二傻子,这时一个满身灰尘手拿一把被烧焦的玉米苗的女人站在了二傻子前面。  来人正是二傻子妻子小红。  小红瞪着血红的眼睛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王头说道:“你是他老婆吧,你回来的正好,要么马上交罚款,要么就让你男人跟我们去乡里。”  小红举着手里被烧焦的玉米苗说道:“为什么要罚我们款,我们种地容易吗,现在好好的一块苗全被烧成这样了,我们找谁去说理,你们还要罚我们,你们还让不让我们过啊?”  “谁不让你过了,你的是家,我们是国,宁可家破不可国亡,你们家麦田着火,就是你们的责任。”  小红把手中的玉米苗向王头的头上摔去,骂道:“放你娘的狗屁,你什么共产党的干部,如果我们家的房子着火了,还的让我们蹲监狱啊。”  王头用手接过摔过了的玉米苗嚷道:“反了你了,还敢骂共产党,快把这臭娘们给我按住,把嘴给我堵上,把她弄到乡里再说。”  小红把腰一插骂道:“我看你们谁敢动老娘一手指头,我就跟你拼命。”  乡里一干人马看到前面快要发疯的女人,都纷纷后退。  警车呼啸而至,王头见民警来了,马上来了精神嚷道:“高所长,快把这个泼妇铐起来。”  高所长下了警车看了看满身灰尘的小红说道:王乡长,为什么要铐人家啊?  “她骂人!”王头答道。  “我就是骂你个王八蛋,我看谁来铐我。”小红一边骂一边把双手伸了出来。  高所长一看阵势就知道这件事不好处理,说道:“王乡长,你先回去,等我们调查清楚了再做处理吧。”  王头一看派出所打退堂鼓,知道自己也没辙了狠狠地说道:“你个泼妇不要狂,早晚你得求着我,你儿子的准生证还在我手上拿着呢。”  王头说罢钻进去汽车一溜烟的走了。  二傻子埋怨道:“孩他娘,你怎么能得罪他们呢?儿媳妇快要生了,准生证还在他们手里呢。”  小红用手指着二傻子的鼻子说道:“乡里这伙王八蛋都是像你这样的软蛋惯得,一会我就去要准生证去,不给我就上告,我就不信这么大个中国就没有说理的地方。”  “如果你要告状我们陪你去,”周围的乡亲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小红看了看周围的乡亲,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被烧焦的玉米苗,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声让人揪心。 共 23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不育的因素都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如何检查癫痫病

上一篇:真想请你吃顿饭

下一篇:夏夜33